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rch, 2014

异议者人权工作者安全瞭望台Dissidents & Huamn Rights Defenders Watch Tower

正在加载...

(english\español\中文)我们不相信中国共产党政府会公布曹顺利死亡背后的真相,所以请你签名向联合国及欧盟建议

Image
(english\Deutsch\español\Français\中文) Bitte unterschreiben und verbreiten: Aufruf an die Vereinten Nationen sowie die Europäische Union, eine unabhängige Untersuchungskommission über den Tod von Cao Shunli einzurichten: Sehr geehrte Damen und Herren, Wir chinesischen Menschenrechtskämpfer fordern die Vereinten Nationen sowie die Europäische Union dazu auf, eine unabhängige Untersuchungskommission über den Tod von Cao Shunli einzurichten. Dieser Brief richtet sich an den Hohen Flüchtlingskommissar der Vereinten Nationen, sowie die Hohe Vertreterin der EU für Außen- und Sicherheitspolitik. Hiermit möchten wir unsere Bestürzung über den Tod unserer Kollegin und Menschenrechtskämpferin Cao Shunli zum Ausdruck bringen. Sie starb am 14. März 2014 im Alter von 52 Jahren im Armee Krankenhaus Peking, nachdem ihr über Monate der Zugang zu einer angemessenen medizinischen Versorgung verwehrt wurde. Seit 2008 hatte sich Cao Shunli für eine aktive Beteiligung der chinesischen Zivilb…

关于“中华传统文化”

关于所谓“中华传统文化”,我个人观点认为除了从印度传来的佛教以外,都是为专制服务的垃圾。毛泽东及其中国共产党才是“中华传统文化”的继承者及发扬 者,把责任推给马克思以及苏联是自欺欺人。而且很多垃圾经过历代皇朝奴才的努力,被掺杂在了所谓佛教中。比如被佛教明确禁止的看相、观星、占卜、算命也敢 自称佛教传统文化。其实这些要么是外道,要么是魔道。

所谓“三民主义”“五族共和”,本来是孙中山一百多年前对丝毫未接触现代政治文明的 中国人提出的方便说法,现在已经落后。我们可借鉴现成的西方制度、经 验。文明国家已经不刻意区分什么民族了,大家都是平等的个体,共产党却仍在故意用所谓民族划分来制造民众之间的分裂,我们不能跟着共产党的大棒瞎转。

“被自杀”的李淑莲的女儿现也被抓被毒打

Image
李淑莲,山东龙口人,因财产被当地官员侵占,多次进京上访,后被山东龙口官员勾结北京德茂庄派出所警察绑架回龙口关押于没有阳光的政府地下室内,2009年中秋节,家人接到通知说李淑莲“上吊自杀”了,我们前往龙口调查,但李的丈夫儿子女儿都被政府官员抓走,李淑莲的弟弟妹妹们也受到政府的恐吓不向我们提供信息,并要求我们离开。

但李淑莲的女儿李宁在大学毕业后,一直坚持寻求母亲死亡的真相,并到北京天安门广场裸体跪地为母鸣冤。今年两会时,李宁被龙口警察抓捕并被拘留,其姨(即李淑莲的妹妹) 在李宁被拘留多日后才得以见到她。会见时,李宁的遭遇让这位当姨忍无可忍了,终于顶住共产党的压力向外界公布了李宁受到的残酷待遇。(注:关于李宁说的政府找人给她做心理评估,估计是想把她关精神病院。我茉莉花革命期间被抓,他们也派了一个人以“谈信息技术”的名义和我聊天,旁边曾经酷刑我 的审讯人员企图用威胁我家人的话来激我发怒,因为此前他且听我3个月大的外甥威胁我时我拍地板怒斥了他(他们不让我坐凳子也不让我坐地上,想让我跪地上, 我坚持蹲在地上),但这次我很平静。)

下面是由律师转述的李宁小姨的叙述:

Chinese Government Responsible for the Death of Cao Shunli

Image
I am very angry!!! My friend, Mrs. Cao, was murdered by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China needs a revolution!

Chinese Government Responsible for the Death of Cao Shunli https://www.frontlinedefenders.org/node/25405


Front Line Defenders deeply regrets the death of Cao Shunli, 52, who has died from organ failure at a hospital in Beijing.
Front Line Defenders holds the Chinese Government accountable for her death and demands that the UN consider a sanction against China for knowingly and wilfully allowing her to die simply because she attempted to co-operate with the UN system.
She had been in detention for five months during which her health terminally declined through lack of medical treatment. Cao Shunli suffered from tuberculosis in both her lungs, cirrhosis of the liver and uterine fibroids.
Cao Shunli was disappeared on 14 September 2013 as she was preparing to board a flight to Switzerland to take part in a human rights training on UN mechanisms. Her detention by state s…

中国驻外使领馆对驻在国的欺骗性宣传

昨天和学生交流,了解到一个情况:中国驻德国各地的大使领事,经常到各地的大学演讲,讲中国不会成为德国的威胁,讲中国以德治国,还无耻说跟德国的国名中有个”德 “字一样,中国跟德国一样讲道德。关键是这些平时关注中国人权状况的学生说很多教师学生都相信了这些共产党奴才的话。
而当有了解中国情况的学生提 问中国的文革等历史问题时,大使或领事经常会说我们都知道在过去发生的事情,就不再说了。但如果学生问到现在的情况时,比方强拆等,他会问学生去过中国 没,有一个学生回答说在东部省份待过很久,他就会回答说在西部如成都等地就很少有强拆等事情。

曹顺利,第二个李旺阳

Image
曹顺利,第二个李旺阳。这次的情况更明了,在联合国人权机构已经发函询问曹的健康状况的情况下,中国共产党政府在欺骗联合国的同时,拒绝对曹进行治疗,用拒绝律师取保候审的申请。这是有意识的谋杀,是对曹女士发起的要求对中国人权报告进行民间审议的报复。

此前力虹、李旺阳、薛锦波也是死于逮捕及关押,为什么那么多异议人士被关在监狱一段时间以后就得各种恶性疾病呢?共产党有没有针对性地对他们施毒或用放射性物质辐射他们?我之前还幻想曹顺利像其他保外就医的人一样很快康复。可她今天的噩耗,让我悲愤得无以复加。

此事必须敦请联合国责成中国共产党政府交出曹顺利的所有病历,并允许联合国调查人员调查所有医护人员已经看守所工作人员。

附德国之声关于曹顺利的报道:

   北京知名维权人士曹顺利的弟弟曹云利向德国之声证实,曹顺利于3月14日下午在医院去世。在其去年9月遭中国当局拘捕后,健康状况急剧恶化;2月19日因昏迷被当局紧急送医。
    (德国之声中文网)北京知名维权人士曹顺利的弟弟曹云利向德国之声证实,曹顺利于3月14日下午在医院去世。他同时透露自中国当局今年2月将姐姐送进医院后,曹顺利一直处在多器官衰竭状态,几度病危终不治身亡。
     曹顺利毕业于北京大学,法学硕士。曾在中国劳动人事部供职,因揭露单位分房中的腐败现象得罪领导,被解除公职。此后走上维权道路,常为访民提供法律帮助。 2008年底曹顺利在北京发起"北京维权之旅"活动,目的是要求依国际惯例,让弱势群体参与制定《国家人权行动计划》,并收集上千份个案;2009年中国 当局对其判处劳教1年;2010年在曹顺利被解除第一次劳教16天后,又因"世博会"在中国召开,管控收紧再次被 劳教1年零3个月。

    2013年9月14日,曹顺利准备赴日内瓦参与联合国普遍人权会议时,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被警方带走,失踪近一个月后,外界才得知她于当天被当局 以涉嫌"非法集会罪"刑事拘留,同年10月21日,曹顺利被正式批捕,同时当局对其变更罪名为涉嫌"寻衅滋事罪。"
    曹顺利被羁押在朝阳区看守所期间,健康状况急剧恶化,患有双肺结核、肝腹水、子宫肌瘤及囊肿,期间其家属和律师多次申请保外就医被拒,当局也拒绝 让让其及时接受治疗。2014年2月19日,警方将重度昏迷送入…

新形式——中国街头革命的云组织化

鉴于目前中国共产党对民众反对组织的严酷打击,反对派无法组织大规模的有效行动,建议还持传统思维方式的异议分子转换思维,借鉴互联网时代的新技术:云。

平时不进行大规模的实体聚集,主要通过Gmail及通信加密工具进行联系(附:强烈建议用这个邮件加密工具,不久前加上中文说明。只有通讯双方能看到,阅后 即彻底删除,即使国保后来酷刑逼你交出密码也没用,因为源邮件删了,根本无密可解。http://t.co/NsVkliOggC )。通过加密通信,商定街头行动的频率及地点。建议选择周六上午,因为周六不用上班,且周日可以休息以恢复体力。如果被警察非法扣留24小时,也不影响工作。地点选择人多且共产党防范不严密的地段。

商定了频率地点以后,匿名在互联网上发布街头行动号召,诉求可以是环保,外来人员的权利和福利等涉及人员范围广,目标单一的主题。自己于商定的时间以普通消费者或锻炼者的身份出现。同时在现实生活中扩大社交圈,向他们宣传这些诉求主题并告诉感兴趣者说在网上看到街头行动的呼吁帖子,邀请他们一起去看看。秘密的散发传单,以及涂写标语、宣传画,也是非常有效的手段,记住要在上面留下自己的网络联络方式。

在发布行动号召时留下Gmail邮箱以供有兴趣者联络,并将这些人加入邮件组或者谷歌论坛中,经常向他们发布国际国内抗议活动的消息,以鼓励他们的信心和勇气。并在海外宣传/募集,以都被捕者及家人进行经济援助,都被警察打伤且不能报销医药费的参与者提供援助。

所有参与者都应在网络中保持匿名状态,在行动中被捕也只说是碰巧路过,根本不知道有这么个行动,但看到大家的行动后,觉得他们的诉求是正当的,且和自己的健康和生活密切相关,所以就停下来看看。以后再被抓,就不再恐惧,根据当时实际情况作出对应的答复。

在人员规模未达到一定程度时,宜对警察的武力镇压采取回避策略,在他们开始血腥镇压后立即撤离,但在下一个周期时应再次前往,并在警察动手前转移抗议阵地,让警察处于被动地位。在警察再次开始血腥镇压时再次撤离。

如此反复弹性发展,直到参与人数够多,警察军人倒戈,和平革命成功。

今天回答一个为写硕士论文向我询问中国问题的学生

今天回答一个为写硕士论文向我询问中国问题的学生两个问题:

一个是西文智库认为中国很难形成新的中产阶级,民主化就更难了,问我如何看待这个问题;一个是如何看待共产党妖魔化西方的问题。

我的回答是:一、在目前的中国,新兴中产阶级应该是指获取被禁住处的技能,一旦人们了解了这些信息就觉醒并进而争取拿回自己的权利和尊严;

二、经常提共产党妖魔化西方的说法的,主要是得到好处的共产党员以及他们的家属,他们企图用这些宣传来保住他们的既得利益。而大多数人们基于自己的境遇判断,内心深处是不相信共产党那一套的,但在政治镇压的高压下,他们不敢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

中国和平革命的时机已经成熟

(和网友讨论时我的观点的汇总,比较零散)     北京的毒霾散了吗?我估计今年中国的“蓝天革命”要爆发了。这非常符合我一直提倡的目标明确单一,受害者众多的标准。游行时打出“受霾毒的不仅是我们,也包括你和你的家人”,警察和士兵就大受影响了。如果共产党挺过了这个冬末,今年秋冬少雨季节,必将是他们的末日。
    能让最多中国人行动起来的,就是"蓝天革命"这样的契机,关系到他们自己及子女的健康及生命,关系到他们的生活质量。表率性的街头广场和平弹性游行抗议行动(昼行夜撤),能起到良好的示范和吸引作用。建议访民和维族藏族人也转而将"蓝天革命"或"蓝天行动"作为诉求口号和行动指导。

    有人可能不知道,只要是藏疆户口,不论哪个民族宾馆酒店都不接待的。如果新疆人西藏人能够上街和平集会要求真正的民主自治,可能效果比袭击军警、自焚效果好很多。虽然短时间内似乎动员足够多的人上街非常困难,但和平集会代价要小得多,只要动员方法不断改进,加上先行者的示范效应,一定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参与。

    有人说要等到经济危机爆发,人们都失业了,才有可能爆发中国的民主革命,他们的理由是中国人大多只要有一口饭吃就会缄口不语。这种假设是没有根据的,在信息化高度发达的现代,各种新媒体在年轻人中间传播自由、人权、公正这些理念,已经消解了共产党的洗脑教育导致的民众的麻木和无自尊。人只要醒悟到了自由和尊严,就不会再甘心默默地忍受屈辱和不公正,对自由的渴望和自尊心会让热血沸腾,行动就是必然的结果。

    有些共产党豢养的奴才出于私利,竟然大规模地制造敌视攻击“革命”的舆论,可“天鹅绒革命”“茉莉花革命”是多么美丽的词语,结果又是多么的和平美好!我们要坚定信念,不要受这些奴才的影响,不要怕被骂“江湖政客”,不要怕被扣上“搞乱中国”的帽子,坚定地推行我们的和平街头革命行动。远的不说,最近的乌克兰革命给予了我们足够的榜样力量。

   凡主张并践行街头和平革命的,我都支持。让那些污蔑行动者为“江湖政客”“痞子革命”的共产党奴才来骂我吧。如果行动者们需要支持,直接来找我,我可以为你们在海外募捐,为被抓的人寻求国际救援。我们就是要向“天鹅绒革命”“茉莉花革命”学习,我们要号召大家为了自己及孩子的健康而上街革命,我们要打出“反污染,反暴政”的旗号,不仅仅是为了环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