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April, 2019

The Hunt for Gollum 指环王 魔戒 外传 追杀咕噜 多国字幕

via IFTTT

德国刑事诉讼法的人道主义精神

http://bit.ly/2W5dSek 德国和美国在刑事诉讼法上的差别非常大,而且处罚严厉程度也要比美国轻得多,不论是重罪还是轻罪。这可能与德国社会保障全面,人们不需要为了生存而去犯罪有关。德国刑法和刑事诉讼法制定于1870年,比五毛们的厉害国先进多了吧?德国警方即使在相信嫌疑人犯罪了的情况下,也不能自己决定逮捕他。警方在没有法院许可令的情况下抓人,只能是下面几种情况:正在实施犯罪者;有逃跑风险;无法确认嫌疑人身份信息(临时逮捕)。任何情况下只要警方留置人超过24小时,必须得到法院的许可令。法院签发逮捕许可令必满足以下条件:必须有很高的嫌疑性(不是达到被起诉标准就可以逮捕),同时要存在逃跑风险或其它必须限制嫌疑人自由的情况(这个法律上规定有严格的甄别标准)。所以在德国,即使是犯了严重罪行的犯罪嫌疑人,也不能在判决有罪前被拘留或逮捕,即使满足了存在严重的嫌疑性(要求很高的证明性)及紧急的危险性(存在逃跑的风险或其它有着严格规定的原因),也必须在拘留三个月后经法院再次审查是否仍符合拘留条件,拘留六个月后的审查则必须由地区法院进行,低级法院再无权审查。如果缺乏证据或不再存在逃跑或串通风险,法院将下令释放嫌疑人。 即使仍然有较小的逃跑可能,嫌疑人也可能被释放,如果他将护照留在检察官的办公室,每天都要打电话给警察,少数情况也会有嫌疑人被要求交纳保释金。保释在德国并不是很受欢迎,因为它被认为有利于富人。 事实上,在德国没有专门的(像在美国那样的)保人。 如果检察官未能加速调查,法院必须在六个月后释放嫌疑人。 即使在该法院辖区的检察官数量太少,也没有任何可能以忙不过来为借口。在德国,调查犯罪嫌疑人的罪行是检察官的职责,警察只是检察官的附属,而不是像中国那样由警方主导“侦查”案件的工作。警察只能自主处理鸡毛蒜皮的小事,凡大一点儿的案子,必须立即交给检察官。无论如何,在警方进行调查后,文件必须被送到区域检察官的办公室。 如果在调查期间法官的决定是必须的,则辖区法院将成为地区法院的调查法官。 他的权限不取决于犯罪的类型。 调查法官负责决定是否签发逮捕令,房间搜查令,医学检查、化验,电话监听及安装窃听器等命令。检察官负责为找到足够的有利于及不利于被告的证据(不像在中国只专注于找到或“制造”不利于被告的证据)。 在接手一个案子后,他可能命令警察应该做更多的调查并告诉他们做哪些调查。 …

middle school students swearing loyalty to CCP 初中生军训宣誓忠党,表情诚恳不能过关

via IFTTT

郭台铭:民主不能当饭吃,不能产生GDP

via IFTTT

我又发现一个武术骗局 Kung-Fu lie

via IFTTT

海外华人反共宣传车扩展至全世界

via IFTTT

从“人脑猴”看极权政治对人类的毁灭性威胁

中国北方农村真实生存状况

中国北方农村真实生存状况

严家祺:刘晓波争议原因论(图)

Image
http://bit.ly/2KniQBC ——请以凡人来看为中国繁荣富强而殉难的杰出诗人刘晓波【转发前言:为方便更多读者,将此文转发过来,但并不代表认同原作者对刘晓波所有行为的猜测】刘晓波不是“圣人”,而是一个凡人。许多天安门事件的参与者在“六四”后逃出了中国,我也是其中之一,而刘晓波却遭到了监禁,并为六四翻案和零八宪章付出了生命。1993年后,正是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和刘霞,使刘晓波获得重生,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当之无愧。刘晓波被中共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在刘晓波遭受长期迫害而去世的今天,中国和全世界无数人士悼念他、纪念他,但海外围绕他却发生了许多争议。有人宣称他是“圣人”,有人认为他是一个“投机者”。作为诺贝尔和平奖的获得者,对他如何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过程,如何全面地评价他,对了解当代中国政治是一件有意义的事。刘晓波的一生有四件大事,走入公众视野。一是他在青年时代向美学权威李泽厚挑战;二是在六四大屠杀前夕,以与众不同的姿态宣布绝食;三是创建独立笔会和民主中国网刊;四是因零八宪章获得诺贝尔奖并被迫害致死。青年时代向李泽厚挑战李泽厚比刘晓波年长二十五岁,是中国著名的哲家学、美学家。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李泽厚出版了《批判哲学的批判》、《美的历程》、《中国古代、近代、现代思想史论》等作品,影响巨大。在文革前,我就与李泽厚同在科学院哲学研究所工作。文革开始时,李泽厚三十六岁,当时他够不上“学术权威”,也不是“造反派”,大体上属于逍遥派。在河南明港五七干校,哲学所几十人住同一大间军队营房,每天清查所谓“五一六”反革命集团,所有人都只允许在自己床位前读毛选和马列,我当时把马列当作历史来读,而李泽厚不简单在于,居然在毛选下放一本康德哲学的书,军宣队走过他床位前时,他读毛选,军宣队不在时他读康德。李泽厚的学术成就是他几十年积累的成果,作为哲学界的同行,当时无人会向李泽厚挑战。文革后几年刘宾雁调入哲学所,在外国哲学研究室作翻译,他对李泽厚也只有钦佩之情。一九八六年,刘晓波在《中国》七月号上,发表了《感性·个人·我的选择——与李泽厚对话》,向李泽厚提出挑战。李泽厚诉诸康德和黑格尔,建立了“理性积淀说”这一美学理论,刘晓波则引证弗洛伊德和萨特,建立了可以称为“个体突破说”的美学理论。这里不谈这两种理论的具体内容,我要指出的是,李泽厚长期在诉诸理性的哲学界生活,…

支持谢燕益律师与共匪不合作的决定

http://bit.ly/2UKRiKA 谢燕益:退出律师不等于不从事人权工作或法律工作 —— 好!就是得跟共产党搞不合作。
你的狗屁组织,我丝毫不涉入!
你的税,我也是能逃就逃。
你的东西,我能不买就不买,
而是去买走私的外国货或者农民自己生产的未上税的。点击量:167

[视频]To who loves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 You are son of bitch! 中共残暴对待人民

Image
http://bit.ly/2KpShMf To who loves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 You are son of bitch!  为中共做帮凶的,你就是个婊子养的!
How China’s communist regime treats the People, Wie Chinas Regime behandelt die Bürger, 中共残暴对待人民
You will be absolutely shocked. Du wrist absolut geschockt! 此视频绝对让你震惊!点击量:238

原来走狗温云超把我拉黑了在背地诋毁我

Image
http://bit.ly/2LtX5gv 原来走狗温云超把我拉黑了在背地诋毁我,感谢电报上有人提供这个截图给我。当年茉莉花时温天天发让大家上街的帖子他却一直没事,加上他此前经常在有民运、维权人士被捕时造谣说“没事,去外地避风头了”。我只举推特上关注度很高的星河的遭遇为例,当星河失联后,温竟然骗大家说星河到乡下亲戚家去了,手机没互联网信号。这事应该很多人有印象。所以我被捕后为了试验,扛住所有人都没交待,就说只是转发的温云超的帖子,虽然上海一女人出卖了我说跟我商量过行动的事。结果后来温果然没事,还没过多久混到美国刺探民运信息。现在他又开了一家餐馆,了解共产党历史的都知道,开餐馆是共产党惯用的收集信息的伎俩,如果有民运人士不识其真面目,在酒酣耳熟(俗称面憨耳热)之时很容易泄露一些应该保密的信息。这里提请大家注意一下。截图上温云超为了完成阻止唐开会的任务也是狗急跳墙了。唐柏桥能否开成会,也要等他开完了才知道效果啊,你那么早就下结论说他召集会议是为了骗捐款。搞公众会议募捐没什么可指责的,你怎么能在人家开会前一个月就断言他开会是假骗捐是真呢?后来证明他的会是真的开了嘛,钱也没有被贪污。只有共产党才会害怕人们开民主大会。点击量:2705

德国保守党失去越来越多的选票

Image
http://bit.ly/2KlZa0W 前言:很多五毛骂默克尔是左派,其实她及她的政党是彻头彻尾的右翼,绿党、左派党才是真正的左翼,而另类选择党却是近纳粹的极右翼。一名德国议员住在我以前住的邻居街区。他于昨天在脸书上贴了一张照片,并写道”这儿是运转正常的世界——左派党作为多数党,获得34%的选票,相对而言,CSU只得了11%选票”。作为新政党的左派党获得了34%的选票,远超默克尔的兄弟党CSU(基督教社会联盟)11%的得票率。在拜仁邦没有CDU,CSU其实是被看作CDU的替身的,虽然看名字似乎与默克尔的基督教民主联盟分属左右阵营,实际上一切方针路线跟CDU是一样的。因为拜仁总想表现得不一样,似乎自己是独立于德国的,其实一个样。这下次大选估计默克尔的保守党会败得惨不忍睹,德国年轻代的人数对比已经超过了老不死的保守棍们了。德国的官僚主义就是源于这些老不死的自私分子们,当年二战后盟国本来抓了大多数有罪的纳粹官员,可是两三年后为了对抗苏联势力向欧洲的扩展而不得不启用这些让德国人恶心的纳粹余孽继续把持政府和国会,所以德国政府和国会是一伙的,比如默克尔既是政府首脑又是国会议员。这样政府和国会互相勾结无人监督了。德国国会议员们自己制定自己的工资,以前议员们是荣誉工作没有薪水的,现在平均每月美金两万欧元(包括差旅费及助手报酬),人们虽然不满也奈何不了他们)。直到六七十年代新成长起来的一代从法国等二战受害国那里知道了纳粹真相才又掀起了对纳粹的清算及全民反省行动。但保守势力的余毒仍影响至今。现在老一代差不多都退休了,中、青年代终于有了决定权,是时候将纳粹遗毒装进棺材埋葬了。点击量:3015

民运人士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

http://bit.ly/2UKRbi8 做为一名立志推动中国民主进程的活动人士,一定要加强学习,不能固步自封。知识储备不仅仅指各领域的科学知识,也包括正确的思维方式。有一个例子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十多年前,有海外组织(可能是来自民进党的资助)计划提供给国内民主活动人士一百万元人民币,具体参与人我记不清了,其中似乎由现在狱中的圣观法师牵头。圣观法师因为在广东,得风气之先,知道房价要涨,于是提议先以置办办公室的名义买房待其升值,但北京的几名“资深民运“人士却不同意,经过多番讨论后他们勉强同意了。牵头人提出用自己的名义登记房产,因为其他参与人都在敏感名单上,这下他们又不愿意了,说这不一下成你的资产了吗?于是最后一致”民主决议“不要那钱了!这说明了一个很深刻的问题,这些”资深人士“一是缺乏见识,二是缺乏合作与信任精神。他们在合作中没有建立信任,所以不愿意把房产登记在牵头人名下。其实如果稍有智慧,就能正确权衡。牵头人既然是民运活动人士,即使要贪污那房产,也不至于做得太彻底,总会拿钱出来用于民运。其次如果海外组织选定的人,应该不会太差。另外在牵头人实在不可信任的情况下,他们可以另外推举一个人将房产登记于其名下。但他们只愿意所有人都登记在册,这不是明确告知共产党,这房产是我们民运人士的吗?那共产党是一定要追查钱的来源的。其他人没有借口,唯出家人可以说是信众塞在募捐箱里的香火钱,不知道都有哪些人塞了。另外想起一件事,前不久万延海提到了一件旧事。我2010年时提出在北京南站附近租房子为露宿街头者提供免费洗浴服务,当时我向爱知行提交了详细的计划书,房子租金加消费燃气费洗浴用品费及义工津贴一年一共才三万元的预算。但当时因为又有某”资深民运“人士反对,万不愿生事而搁置了此项目。我无法想像这位资深人士反对的理由是什么。如果说是担心我从中牟利,一个月两千五百元的预算,我还得贴钱进去。估计此人对钱没有概念吧。而且这项目将培育一个非常好的运动基地,年轻人们可以来实习,借以进入社会运动的大门,且可以接触海量访民,从中发现有智有勇的运动人骨干。点击量:155

有趣的德国遗产继承法

http://bit.ly/2KoUGql 德国的遗产继承法跟中国完全不同。在中国,一个人去世后,其配偶、子女及孙辈、曾孙辈等都有继承权。但德国完全不一样。这是因为一百多年前制定民法时,为了给法院省事,制定了虽然看起来复杂但方便法院判案的法律,直接规定了后代优先的原则。即:本人所出的后代(男女平等)是第一顺序;如果自己没有后代,则父母为第二顺序,父母不在了的,父母所出的后代继承;父母及其后代也没有了的,祖父母为第三顺序,祖父母不在了的,其所出的后代获得第三顺序继承权;祖父母及其后代也都没有了的,曾祖父母为第四顺序,曾祖父母去世了的话,其所出的后代依代数顺序获得他们的第四继承权;曾祖父母及其后代也没有了的则再往上推。死者配偶不在任何继续权顺序内。值得注意的是,当继承人自己还活着,其后代则没有继承权。但如果他/她死了,其后代才能获得同顺序的自继承权,依此往下推。也就是说,一个人死了但有直系后代的,其子女中还在世的,继承自己的份额,该子女的后代却完全无权继承。子女中去世了但也有自己直系后代的,由其第一代直系后代均分其遗产份额。而死者父母及兄弟姐妹却没有任何继承权,父母处于第二继承权顺序,只有死者没有直系后代的,父母才进入继承程序。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有钱人死后没有尚在世的近亲属的,法院会全国范围内调查寻找其祖先的其他后代。有些人突然继承到一个从未听说过的远远亲的巨额遗产。死者配偶虽然不在任何继承顺序内,但有权分配婚后盈利(立有财产分开合同的婚姻当事人除外)并可获得等于其他继承人一定比例的遗产,而且这比例也随着不同顺序的继承人获得继承权而不同:死者有直系后代的,按其尚存活的子女数加上虽去世但有后代的子女数均分遗产(注意不是尚存活的子女数加上孙辈或更下面的后代人数,也就是说下面的一代只能均分其父母应得的份额而不是和所有人一起均分死者的遗产),死者配偶获得遗产中的四分之一。也就是说,死者如果有存活的直系后代且死者配偶尚在世的,其所有后代只能一起分享其四分之三的遗产,另四分之一归其配偶。如果死者没有直系后代或者直系后代全部不在人世了,但父母尚健在或其父母的直系后代中有在人世的,死者尚活着的配偶享有其遗产的一半,第二顺序的继承人们获得另一半的遗产。第二顺序继承人(父母及其直系后代)全部不在世了的,则第三顺序继承人(祖父母,如祖父母不在了则其尚存活的后代)享有遗产的一半,死者配偶…

【视频】研究显示猴子能意识到报酬不平等并立即愤怒抗议

Image
http://bit.ly/2UMsoKm 这个视频显示,连猴子都能立即意识到报酬的不平等并立即愤怒地抗议并把得到的食物砸向研究人员。点击量:2576
http://bit.ly/2KniPO4 点击量:1701

Do not trust your eyes,你看到的“网红美女”很多是男人

Image
http://bit.ly/2UNEDq6 Do not trust your eyes, the “Beauties” you seeing online are probably guys, particularly in China. 不要相信你的眼睛,你所看到的“网红美女”很多是男人。
【真相视频】https://www.facebook.com/dejunen/videos/2021023544788357/
点击量:1363

【许志永】公民倡议:竞选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