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February, 2019

魏京生评论林昭张志新是体制内的建言者,并不是要推翻共匪暴政

via IFTTT

【视频】乘警故意放任出车祸者身上慢慢起火燃烧,本来只需几锹沙

乘警故意放任出车祸者身上慢慢起火燃烧,本来只需一盆水

via IFTTT

【视频】自贡逾万村民包围政府大楼 抗议官府非法开采气矿

Image
四川省自贡市荣县的村民,怀疑当地正开采天然气引发持续地震。周日(24日)和周一(25日)3次地震造成至少2人死亡后,逾万人周一(25日)包围政府大楼抗议,并数度试图冲入政府大楼。最后官方宣布停止开采后,示威的民众才和平离开。不过官方否认是开采工程引发「人为地震」。    四川省自贡市荣县周日(24日)起,一连两日内发生3次4级以上地震,震源深度均仅为5千米。当地居民曾玉兰向本台表示,当地地震频发,怀疑是与市内一个页岩气开采有关。直至周日发生的地震强度有明显的升级,约千人便到荣县政府反映他们的疑虑,然而当局只是随便找个理由便将人打发。    直至周一(25日)的2次地震造成至少2人当场死亡,引起民众恐慌,再次游行到荣县政府抗议。曾玉兰说,因为担心再不处理便会发生更大规模的地震,上万人规模的示威者便再次来到荣县政府抗议,期间发生警民冲突。    曾玉兰说︰今天可能是有上万人(示威),荣县都关了门不容许我们进去(抗议)。就今天(地震就)当场(硬物)打死两个人,又有很多人受伤。房屋都倒塌,晚上很多都没地方住了。(当局)不允许媒体来采访,也不准报道。    直至荣县官员向示威者宣布,荣县全县范围内即日起停止开采页岩气后,示威者才和平离开。曾玉兰向记者反映,其实早在去年9月当局开采页岩气后,不时都会发生轻微的地震,但是随著地震频发,让大家都开始产生忧虑。期间亦有民众向当局反映,质疑是开采页岩气引起,可是政府还是不处理。    曾玉兰说︰开采时候一直都有地震,但一起的地震没有这两次的大。中央批准的开采,哪能是这么大规模的开采,没达到标准所以形成了地震。。    远离荣县数十公里远的自贡市居民蔡女士向记者表示,地震的强度很大。    蔡女士说︰情况我们不是很清楚,只知道震了几次。昨天在早上6点过后,我在睡梦中都把我摇醒。今日都是(震)了两次了,摇得很强烈。    就有关情况,本台致电荣县政府查询,但是电话一直处于忙线状态。    四川省地震局周一(25日)下午安排专家接受大陆媒体采访,表示荣县两天内发生的3次4级以上地震,均属于自然原因引发的构造地震,并非网上所指的「人为地震」。专家解释称,人类工业开采活动一般达不到这一深度,但是今次连续发生地震的震源深度都在5千米左右,因而从目前掌握的情况看,仍然属于天然构造地震范畴。但被问到会否因为开探页岩气间接导致地震?专家回应说,暂时未能…

一个随州农村女人反抗强征给我的启示

研究了很多各地共匪走狗镇压人民游行抗议的视频,那些警察、武警在大声呵斥民众时,声音中明显透露出他们自己内心深处的恐惧,只是借大声来给自己壮胆而已。如果大家在这个时候给他们讲,共产党不可能永远在台上的,到时可就没有后台保护他们了。要给自己留条后路,可能他们就会收敛些,窗户纸不捅不破。这让我想起来了2006年时,我和刘飞跃通过唐荆陵的介绍认识后,刘飞跃经常请我帮忙拍摄维权活动。我当时对他的一些莫明的退缩行为不理解,现在才知道他肯定是和国保有合作协议,所以有时候只是蜻蜓点水。2006年春季,随州成立东部经济开发区,大肆以发展为借口强征郊区土地。当时东城区(实际上都是农村)某村进京上访的带头人被政府收买(或者他本来就政府安排来主动做访民的头儿的,因他是一个村民小组长),他和刘飞跃共同安排我到位于高处的一个空房子里摄像,说马上就会有推土机来铲农民地里的小麦。那个房子只有一面有窗子,我进去等了很久发现并没有任何推土机到来。因为之前刘飞跃将我的信息告诉了国保,国保找我谈过话,所以我不大信任他,更不信任那个满脸共产党员气息的村民小组长,所以我爬上房顶查看,却发现相反方向已经聚集了几台推土机,很多农民正在与推土机僵持。于是我藏好大型摄像机,拿起小相机飞快地赶了过去。看到我过去后刘飞跃很不高兴,语气很不好地问我为什么也过去了,说好的让我在那个房子里拍。我说那个房子的门和窗在同一个方向,视野所及什么都没有。我是自己上房顶才发现推土机在这边的。因村民,特别是一些妇女很勇敢(他们之前把开发区委书记堵在办公室不让出门,书记主任等尿都不得不拉在裤子里),推土机无法前进,在场的干部们都很着急。刘飞跃突然说,你来拍照,看我去把推土机司机赶下来。我很好奇他会怎么赶。他过去后喊了两句,推土机司机真的下来了。他示意我拍完照后就走了回来。可他这时却突然大声喊“清场了,清场了,要清场了,赶紧走!”然后有一些村民也跟着用听似很急迫的声音喊:“要清场了,要清场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说来惭愧,我当时竟然不懂“清场”是什么意思,我问刘飞跃什么是清场,他说别管什么是清场,赶紧离开。我还以为村民要展开什么奇特的斗争呢,就打算跟着他离开。此时该村一名年青妇女,看气质似乎最起码是一名民办教师。却走过来站在我身边喊:“清什么场,想赶我们走!我们偏不走!”我才明白清场是政府要把人都清空的意思。我于是也站在原地,周围是几台推土…

崔斌遭公安指使黑社会砍断脚、手筋

公开声明:我是重庆崔斌,2012年因好心帮助消防队救轻生的人被消防兵踩伤左膝半月板后因消防中队推诿责任得不到及时治疗和万州有关部门始终没有合理处理导致医疗事故并发症伤残二级而走上维权之路。因奔走维权,2016年5月15日被当地的黑社会不法人员毒打被砍断双手八根筋腱和砍断三根手指骨,全身多处被打伤砍伤…2018年4月26日晚因关注声援709案和转发呼吁五月1日上街全民共振的帖子,在住所附近再次被黑社会吸毒人员暴打半小时之久,昏死过去,致使右耳鼓膜穿孔,颈椎损伤,重度脑震荡综合症。并数次被不明身份人员上门进行生命威胁..至此本是一个因见义勇为的行为而受伤,不但没有得到及时医治,没有得到相关部门的讴歌和赞扬,反而被伤害、被打压、被恐吓,被廹害…却落个身残命不保…
2019年2月15日下午我被双河口派出所传唤到万州区国保支队,牟支队亲自审问我并做了笔录,签字扣押了我的一部手机,遭人身威胁并告知听候处理。因再遭人身威胁,我崔斌特此声明:
1.我若还有属于自己的空间,不会自己消失,不会不与朋友联系,如果失联,一定是被失踪…
2.我绝对不会自杀,如果有任何意外出现,一定是被红光消防中队的指导员军阀兵痞何伟联合公权力的警方强施的!
3.我本人精神正常,身残志坚,心态阳光,心向光明,若被精神病,被意外死亡,定是当地公权力所为。特此声明
声明人:崔斌
2019.2.23点击量:11

四川民众再次上街游行,反击警察

via IFTTT

偷情被绑在公共场所示众,何其野蛮落后

via IFTTT

中国人贩子抢孩子新招

via IFTTT

两名华人教师在意大利幼儿园欧打儿童被捕,辩称不知道是犯罪

via IFTTT

Police take off cloth of woman on street 共匪警察当街强行脱妇女衣服

via IFTTT

冰湖脱险

via IFTTT

好心人给捡垃圾吃的母女送饮料现金

via IFTTT

江苏人为警察与人民为敌而感到耻辱

via IFTTT

中国天上出现五个太阳

via IFTTT

日本首相用汉语给中国人排年

via IFTTT

中国公民抵抗运动看守所外喊话抗议中共暴行

via IFTTT

街头宣言:给习近平送终

via IFTTT

我们人民

via IFTTT

人权宣言

via IFTTT

邓小平的谎言

via IFTTT

呼吁民众谴责、破坏共匪大外宣欧洲时报

维也纳美泉宫 schloss Schönbrunn Vienna

via IFTTT

Super spicy hot pot killed man 超级辣火锅吃死人了

via IFTTT

大名鼎鼎的多瑙河,跟我家乡的小河差不多大

via IFTTT

文革直书毛泽东骂他法西斯的王海蓉住处

via IFTTT

湖北汉川一电厂直接将污水排入长江

via IFTTT

美国91岁老奶奶超速拒找借口,因此前从未违章法官免于处罚

via IFTTT

五毛狗最生动诠释 离开了祖国你什么都不是

via IFT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