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从我弟、妹夭折看医疗保障制度的必要性

https://ift.tt/2I2gcgW 现在很多家庭因为医疗重负而导致赤贫、欠债,或者家人最后因无钱医治而去世。有良心感的医生也被政府、医院制定的“任务指标”逼迫而违背良心敲榨患者及其家庭。我弟、妹的悲惨遭遇,是自中国共产党窃国以来压迫政策的结果,不仅仅是影响他二人,也影响到我们家庭五代人,全中国几代人也受到这种影响,导致人民不仅生理健康,而且心理健康也严重受损。我以前的文章,包括德语文章中从没公开我弟弟及妹妹的名字,因为提到他们的名字我就痛心,他们那么年幼就离开了这个世界,还没来得及进学校接受人类积累了几千年的文明教育,虽然他们曾热切地盼望和我一起背着书包去上学。我弟弟名叫刘德诚,小名(老家方言,意为乳名)东屋,因为他在东边的屋子里出生的,所以爷爷将他起名为东屋,我因在刚建成的一间屋里生的,所以小名新屋,我出生时,东边的那间房还没建好。德诚比我小一岁零八个月,却在我记事起时就比我高比我壮。记得父母经常因为在大集体劳动,天黑了还没回家,我和弟弟就坐在大门外等他们。因为我们白天在外面玩,大门因为防盗而被父母锁了。有一次我们回家时,父母还没回来,门外有我父亲因时间匆忙而来不及放入院内的轭头(耕地时套在牛颈部的工具),我弟弟就拿着轭头玩(或者说研究),我也很好奇,要他给我玩。他似乎不给,我就要强行拿,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恼了(可能是饿了加上天黑见不到父母而心神不宁),举起轭头说“招呼(当心)我砸你”,我突然害怕起来,可能也是因为同样原因心神不宁而潜意识里想找到其他人,竟大声哭了起来。和我们家隔着一家的邻居家奶奶听到哭声后把我和弟弟让他她家里。因为成份不好,父母成年后都找不到对象,好不容易经人介绍,两个成份都不好的人走到了一起,结婚时父亲已经三十岁,母亲也已经25岁,即使是在现代的中国农村,也是非常晚的了。因长年被共产党剥削,他们结婚时一无所有,房子都是我父亲一个人亲手用土打垒方式建起来的。我们老家以前建房就是用夹板作模具,然后往里面填土,再人工用一个杵头(头部为一半圆形铁球,上接木杆及把手)不停地砸实。据我母亲讲,当时我爷爷及近三十岁的二叔都没有帮忙过。自我记事起,爷爷是从来不劳动的,虽然他当时只有五十来岁,我母亲说我爷爷不劳动的理由是除了他幼子(我幺叔)外,其他子女都已经成年,该养他了。爷爷的自私,这是我母亲始终无法释怀的事。据我母亲讲,当时他们结婚后,我爷爷还经…

唐荆陵被阻出国及强迫失踪经历

习近平的农民月工资6300 享受五险一金

via IFTTT

华南华中水灾,村民清理浮尸

via IFTTT

China: Man Beats Mowan Brutally in Public

via

China: Man Beats Mowan Brutally in Public

via IFTTT

Kung-fu Tuishou 2

via IFTTT

Kung-fu Tuishou 2

via

Russian mother reprimands soldiers

via IFTTT

Animal Farm 动物庄园

via IFTTT

Russian mother reprimands soldiers

via

Animal Farm 动物庄园

via

习近平你这个法西斯给我听好了:共匪不灭,天理不容!

via IFTTT

习近平你这个法西斯给我听好了:共匪不灭,天理不容!

via

Croatian coast

via

Croatian coast

via IFTTT

Water boxing training

via

Water boxing training

via IFTTT

Kung fu Tuishou on the beach

via

Kung fu Tuishou on the beach

via IFT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