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党主席@染香被揭穿纪实

——杰菲逊纪念堂里的跳舞风波

一、发生了什么

最近新浪围脖著名五毛 @染香 在得意洋洋的晒四月青年上的一个视频:

http://124.228.254.229/html/ent/20110610/207258.html

同时他对此视频有如下解释:

@ 染香:美国自由还是中国更自由? 一对美国恋人在林肯雕像旁边亲热被警察拷走,旁边青年起哄跳舞也被暴力拷走。瞧瞧,这就是自由美国!像这种情况发生在中国,根本不会被警察拷走!不过,不 同于中国青年,美国的青年也真乖啊,根本就不敢有任何肢体反抗。不敢反抗的才叫奴才,对不对?

看看后面的评论,我很奇怪染香的发言竟还真的能迷惑,吓唬一些人。

不过这视频在网上流传的确广泛,稍微一搜就发现他其实只是一个很长故事的一部分,既然在中文网上出现了,我就花点力气讲讲这故事。

首先,这视频的主角是一位叫亚当.科克什的美国老兵,参加过伊拉克战争。此人是民权人士,自己搞了一个叫Adam vs. The Man 的脱口秀节目,宣扬民权,坚持最大程度的实行美国宪法赋予公民的自由。而原视频中的事情,就来自于他于今年五月29日进行的一项公民不服从行动。

这次行动中,他和另外几位支持者进入杰菲逊纪念堂内部跳舞,管理纪念堂的巡警见状上前阻止,指出按纪念堂管理规章,禁止跳舞。亚当及其支持者以 宪法修正案保护公民表达,“舞蹈”之概念无法定义等理由反唇相讥,并继续跳舞。然后警察采取行动将几位老兄按倒在地带上手铐押走。

事后,该视频在网上广为流传,各大新闻媒体也有报道。对警察在此执法过程中是否有滥用暴力的调查也在进行中。

到此,我们已看出五毛 @染香 对事件的造谣歪曲达到多么可笑的程度。
1. 别的不说,该地点显然是杰菲逊纪念堂,雕塑也是杰菲逊雕塑,和林肯毫无关系。凡是去过华盛顿的人,都知道林肯雕塑极为高大,就算认不清林肯也绝不可能把他和杰菲逊雕塑混淆。单从这一点就能看出染香毫无见识,以前风传的什么董事长ceo之类一定不可能。
2. 视频开头所示的一对男女正是两位参与者。根本不是染香说的什么“美国恋人在林肯雕像旁边亲热,旁边青年起哄跳舞”。这本来就是一批民权运动者组织好的一次整体公民不服从行动。
3. 无论是跳舞还是亲热,在美国当然可以。但杰菲逊纪念堂内部有自己的管理规范。染香所说“像这种情况发生在中国,根本不会被警察拷走!”,我倒希望她自己去老毛纪念堂内试一下。
4. 如果警察上前制止时这几位立即遵从警察指令停止,他们也不会被拷走。在美国,服从警察指令是很重要的,否则警察有权采取强制行动。
5. 有人有疑问:如果警察的指令毫无道理我也要服从岂不是很不讲理。这就是关键所在:美国讲理的地方在法庭,但不支持你当场和警察讲理。例如,你守规 矩开车,但警察错误的给你开了罚单,你绝不应该当场和警察争辩,那样会出较大麻烦。正确做法是上法庭dispute你的罚单,如果你能讲出道理,罚单一 般会被取消。
6. 染香声称这些青年不敢有任何肢体反抗所以是奴才,这体现了她对公民不服从(disobedience)运动的高度无知。公民不服从运动,其核心是非暴 力。即公开作出违反某项(被认为不公的)法律之行为来表达抗议,但在警方采取行动时绝不暴力对抗。非暴力的目的,首先是表达和平改造社会的意愿,其 次也是对参与者生命的高度负责。因为在警察配枪的情况下,暴力对抗引起情绪激化,可能造成意想不到的后果。如果这些人是奴才的话,怎么可能还采取这种行 动,怎么可能还和警察辩论?

澄清了这次事件本身,我们可以再看看此事的前传:到底为何亚当等民权人士会采取这一公民不服从行动?

二、为何抗议

现在我们来看下亚当.科克什为何组织这次公民不服从行动。原来,他们抗议的是美国法庭对于杰菲逊纪念堂管理方“禁止在纪念堂内部跳舞”规定的支持性判决。

这篇文章中有介绍:
3年多前的2008年4月12日是托马斯.杰菲逊265周年诞辰。这一天有17名前来纪念杰菲逊诞辰的人士在纪念堂内跳起了舞。巡警上前制止,但一名叫玛丽.奥伯维特(Mary Oberwetter)的妇女拒绝服从,故被警方逮捕。事后,奥伯维特女士提起上诉,认为禁止跳舞的规定侵犯了她宪法修正案保证的言论自由权利。今年1月,法官贝特兹判决奥伯维特女士败诉,认为公园该项规定是合理的。判决书认为:

“The purpose of the memorial is to publicize Thomas Jefferson’s legacy, so that critics and supporters alike may contemplate his place in history,”

译:杰菲逊纪念堂的目的是述说杰菲逊的业绩,以便于批评者和支持者共同反思他的历史地位。

“Prohibiting demonstrations is a reasonable means of ensuring a tranquil and contemplative mood at the Jefferson Memorial”.

译:禁止demonstration(较难翻译,指跳舞这样能吸引眼球的行为)是维持纪念堂宁静及利于思索的气氛的合理方法。

判决后,奥伯维特女士提出上诉。今年5月17日,华盛顿特区联邦巡回法庭作出了终审判决,支持了贝特兹法官的看法。读一读这判决书是很有意思的事情。你不得不承认,美国的法院是非常讲理的。巡回法庭的判决认为:

there is no question that she had the right to dance in order to express her admiration for Mr. Jefferson. Of course she did. But the question this case presents is whether she had the right to perform her dance inside the Jefferson Memorial.

译:她(奥伯维特女士)当然具有通过跳舞纪念杰菲逊的权利,但本案的问题在于她是否有权在杰菲逊纪念堂内部跳舞。

着眼于这一问题,法庭指出,政府管理的公地可分为三类:

1. The “traditional public forum” includes public areas that have “by long tradition or by government fiat . . . been
devoted to assembly and debate.”

译:传统公共场所,既根据长期传统或政府许可被用于集会,辩论的场所。

对于传统公共场所,政府只允许施加最基本限制:
The government must respect the open character of these forums, and can only impose speech restrictions that are “narrowly tailored to serve a significant governmental interest.”
译: 政府必须尊重此类场所的开放性,对其中发表言论的限制必须严格符合某种特别必要的缘由。

2. Next is the “limited public forum” or “designated public forum,” which
comprises “public property which the State has opened for use by the public as a place for expressive activity.” Perry,
460 U.S. at 45. Expressive activity in these forums may be restricted to particular speakers or purposes.

译(大意):有限公共场所。这类场所中进行的表达可以被政府限定于特定人士或特定目的。

3. Third is the “nonpublic forum,” which encompasses government property that is “not by tradition or designation a forum for public communication.” Id. at 46. Here the government “may reserve the forum for its intended purposes, communicative or otherwise, as long as the regulation on speech is reasonable and not an effort to suppress expression merely because public officials oppose the speaker’s view.” Id. This rule recognizes that “[t]he State, no less than a private owner of property, has power to preserve the property under its control for the use to which it is lawfully dedicated.”

译(大意):非公共场所。这类政府地产从传统上或其设计上看,目的并非用来进行公共交流。政府有权规定这类场所的特定用途,并可施加合理的言论限制,只要该限制并非出于官方反对言论者的观点。

那么国家纪念堂具体算哪一类呢?法庭认为,算“非公共场所”。

As a general matter, the interior space of national memorials has not traditionally “been used for purposes of assembly, communicating thoughts between citizens, and discussing public questions.” Perry, 460 U.S. at 45 (quoting Hague v. Comm. for Indus. Org., 307 U.S. 496, 515 (1939)) (internal quotation marks omitted). National memorials are places of public commemoration, not freewheeling forums for open expression, and thus the government may reserve them for purposes that preclude expressive activity.

译(大意):国家纪念场所的内部空间传统上来看并非用于集会,思想交流,讨论公共问题等目的。它们是为了公众纪念,不是无拘无束的公众表达场所。因此政府有权将他们用于与表达性行为不想容之目的。

再具体到杰菲逊纪念堂,法庭指出:
In creating and maintaining the Jefferson Memorial in particular, the government has dedicated a space with a
solemn commemorative purpose that is incompatible with the full range of free expression that is permitted in public
forums.

具体到建立和维护杰菲逊纪念堂,政府将这一空间用于庄重的纪念,故不能容纳完整尺度的公共场所中本可进行的自由表达。

法庭提到政府出于这一目的采取的规范是长期以来就有的:
The Regulations specifically identify the interior of the Jefferson Memorial as a place where visitors may not engage in
expressive activity that “has the effect, intent or propensity to draw a crowd or onlookers.” 36 C.F.R. § 7.96(g)(1)(i).

译:管理规则特别指出:于杰菲逊纪念堂的内部,参观者不得进行具有促使人群聚集围观的效果,目的或倾向的表达活动。

Visitors to the Memorial interior must ascend a stairway, traverse a portico, and pass a sign that says “Quiet / Respect
Please” before entering.

译:参观者进入纪念堂时会经过一个写有“请安静/保持尊重”的告示牌。

当然,该判决书长达十几页,我所截取的只是其中一部分。总结一下,法庭的观点是既然杰菲逊纪念堂是被国家用于纪念目的,则属于“非公共场所”,管理方有权采取必要措施维持其内部的庄重气氛。对跳舞的限制是合理的。如果到纪念馆外部跳舞则毫无问题的受到保护。

我 看来,法庭这一判决中,将公地(政府控制)分为公共场所,有限公共场所和非公共场所是非常合理的,也很具有启发性。例如,国有大学课堂当然是公 有,但显然不能谁都上去讲自己想讲的话,至少上课的时候就得让给教授。将杰菲逊纪念馆列入非公共场所可能有人会有疑问,但我个人读了判决书后,觉得有说服 力,至少可以肯定他不是个完全的传统公共场所。

不过亚当。科克什显然没有被说服。他在5月底的集体跳舞公民不服从行动的目的就是为了抗议这一具体判决。管理方的限制跳舞规则获得巡回法庭支持,警察执法将拒绝服从者带上手铐带离现场也于法有据。是否涉嫌过度使用暴力是个问题,目前也正在调查。

不过,亚当自然不会这么善罢干休,让我们看看此事的尾声,这小子一星期之后又干了什么。


三、 尾声,抗议者的“胜利”

在被警察带上手铐带走后,5月31号,亚当.科克什立刻在他的脱口秀节目末尾宣布自己在下一周末要继续这一不服从行动,并号召全世界的同情者参加:

http://www.adamvstheman.com/blog/episodes/episode-35-footloose-part-1

(从约26分开始。前面在讲别的事。)

有 趣的是,亚当还先回了纪念堂一趟,和执勤巡警谈起了这事儿,回来后在6月1号的节目中兴奋的宣告:其实巡警也在看他的节目!当然同时又把警察骂了一顿。接 着,他又提到警长给他打了电话,说听说他们周末又要去集体跳舞,这次也会带人去,但会部署在外面,目的是保护他们的权利。亚当把警长冷嘲热讽一番,说这就 好比纳粹宣称要保卫犹太人。请看下面视频(01:13-04:10)

http://www.adamvstheman.com/blog/episodes/episode-36-footloose-part-2

6月6号的节目中,亚当宣布自己的第二次跳舞行动已经获胜。从视频上看,确实去的人不少。据说上千。巡警也确实只在外部维持秩序,事情和平的落幕了。

http://www.adamvstheman.com/blog/episodes/episode-39-disobedient-dancers-victorious-french-really-do-hate-freedom-war-on-youth-nypd-blew


我这篇熬夜写就的长文也终于可以结尾了。目的不在于改变谁的观点,只在于为中文读者提供个完整的背景,多知道一些,愿意思考的人自然可以得到更准确的结论。

原文链接:http://bit.ly/oMd7a7

点击量:25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无需注册可在线接收验证短信的免费电话网站

Tox——安全的P2P聊天工具,完美取代Sky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