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恒均真实身份揭密——共党内部开明派之卒

综合多方信息,我得出一个推论。即杨恒均受共党内部开明派收纳并为其工作。

自上个世纪俞正声的哥哥俞正强弃暗投明向美国公开国安所有海外特务网络后,杨恒均身份暴露,不得不转行,不再从事秘密特工工作(至于后来获得外国国籍是否共党组织安排,无从考证)。

但其“老领导”毕竟是民主自由意识的俞正强(这人可比官迷俞正声强多了,俞正声在湖北做省委书记时劣迹斑斑),所以国安系统甚至中共高层内部都有其相同理念者。这些开明派背后支持,杨恒均写了很多“民主文章”(抱歉地是没有一篇给我留下了印象,不知是他对民主理解太肤浅,还是所介绍的民主不正宗)。但一直是以“体制外”身份工作的。

2011年春,受“阿拉伯之春”影响,特别是受突尼斯“茉莉花革命”的鼓舞,中国年轻人(主要是IT从业人员及技术网民)也在中国发起了茉莉花革命,虽然全中国所有大中城市的参与者加起来也只有几千人,却让中共非常恐慌。其中一个例证就是,在他们把我抓起来连夜审讯时,一个自称“我这么大个官”的害怕得连“茉莉花”、“民主”这两个词都不敢说,又气又怕地威胁“如果你们的那什么什么革命真的成功了,中国真的那什么……真,真民主了。我就把你们这些人全枪毙,让你们看不到民主中国的第一线曙光!” (详细经历请点此处查看)

因为当时民主人权理念尚不普及,推特在国内用户也很少,所以此次茉莉花革命影响范围少,参与人数少,但代表未来世界发展方向的IT从业人员、深度网络用户的参与,加上阿拉伯独裁政权的大量垮台,还有当时美国驻华大使都亲自到王府井麦当劳餐馆前助阵等,却让中共生起严重的防范戒备之心。当时的共产党总书记仍然是胡锦涛,江泽民也有一定的影响力。虽然有传言说当时主导残酷打击茉莉花革命的是习近平,但有传言认为胡、江仍然是想学戈尔巴乔夫的。所以他们一方面派人劝降茉莉花革命参与者(当时曾有不透露身份者到审讯我的秘密关押点许诺,只要我与他们合作,就支持我做生意,做多大都可以,全世界做他们也支持),一方面召集有民主自由意识的旧部。

杨恒均可能就是在那个时候再次被国安召用的,他在中国茉莉花革命已经失败几个月后神秘失踪,再次出现后称因为生意不愿意被打扰,所以没有与外界联系。但不久后,他却公开在国内开设QQ群,聚集上万成员,宣传“民主”(因我久未用QQ,不知他宣传的内容是否真正符合现代普世价值),且组织全国范围内的线下活动,他本人也到各地参与相关活动。这可以看作是他与国安达成协议的结果。

另外周世锋的律师事务所也大量招揽参与过茉莉花革命的维权、民运活动人士。当时我已经出国了,刘晓原似乎还不知道,还给我发了信,问我在哪里,在从事什么工作。随后得知,屠夫、刘迎新(律师,我学长)、刘四新(刘迎新之兄,留美法学博士,因教训强奸其妻的大学领导而被判刑)及其他活跃维权律师都被召入了周世锋的律师事务所。

奈何周世锋等人既没有莫少平的红二代身份,也无杨恒均的国安老领导(听起来熟悉不)背景,所以在习上台后就立即被打击判刑,牵涉律师、维权人士之众,世界瞩目。此一系土崩瓦解。当然在习近平上台后不久,没有任何中共高层背景的维权人士如郭飞雄、胡石根、许志永、魏忠平、刘萍等早在2013年8月就被抓了(如果不是郭等极力劝我不要回国,我可能现在也在牢中)。

而杨恒均一系,却很早就招揽了随州的刘飞跃(我老乡、引路人,因杨恒均也是随州人),海外的博讯及其它中文媒体,这其实是在茉莉花革命之前了,也即在与国安达成协议之前。以及后来的众多明镜新闻台等。在与国安达成协议之后,他在国内国外的活跃程度突然出现了飞跃。(另:我茉莉花革命时能出来,可能也得感谢杨恒均派系的帮助)。

随着习近平代表的红色太子党越来越高的集权欲望,所有派别都要经过审查、甄别。这次出乎杨恒均的意外抓捕他,可能一是要摸清其底细,究竟他的活动是否会对太子党们的集权造成危害;二可能是要与其定新的协议。具体内容尚无法预测,但估计不会允许其继续宣扬民主,如果杨不从,可能就要被限制人身自由,甚至被判刑了。

以上为胡乱猜测,毕竟中共信息不公开,可据以分析的数据太少。大家拭目以待吧,看杨是何结局。他这次的结局,也可作为观察以习为代表的太子党们的风向指标。

点击量:27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无需注册可在线接收验证短信的免费电话网站

Tox——安全的P2P聊天工具,完美取代Skype